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迷踪谍影 > 第3433章 武田悦男
    武田从一进来开始就是小心翼翼的。

    不管饭店里的人怎么嘲讽谩骂,他都低垂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样的日子,对于他来说,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还是饭店老板劝阻了客人,这才让武田遭到的耻辱暂时停止了。

    随即,另一个服务生朝武田招了招手。

    武田很快来到他的面前。

    服务生拿出了一个袋子交给了他,看起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武田点头哈腰,嘴里不断说着谢谢。

    然后,就拿着那个袋子,在众人的嘲讽中匆忙离开了饭店。

    这一切,都落在了李之峰的眼里。

    他瞧着好奇,随口便问身边的服务员这是怎么一回事。

    服务生轻蔑一笑,便告诉了李之峰这个人的来历。

    此人名叫武田悦男,原本是马尼拉市政府的日本官员,专门负责马尼拉工程水力设施的。

    在日本人殖民菲律宾期间,哪有什么工程建设,无非就是为日军加修工事而已。

    马尼拉光复后,大批的日本官员被俘。这其中就包括了武田悦男。

    后来在重建马尼拉的过程中,原本被关押的武田悦男,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放了出来,并被安排了一份工作。

    就在附近的一处工地那里。

    由于工地那的工人大多都是菲律宾人,本着对日本人的厌恶,他们拒绝和武田悦男一起用餐、休息。

    工地的负责人实在没了办法,就找到了这家饭店,让他们负责武田悦男的吃饭问题。

    本来饭店老板也是不同意的,可他和工地的负责人是亲戚,面子问题也就勉强答应了下来。

    只不过,不允许武田悦男在饭店里用餐,每次都是准备好了食物让他带走。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一些残羹剩饭而已。

    李之峰听到这里也算是明白了。

    看起来,这个武田悦男肯定有一些本事或者特殊才能,这才被看中了。

    至于他会不会逃跑?

    这点根本不用担心。

    他完全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这些日本人能够活命已经算是不错了,还能够跑到哪里去?

    况且,武田悦男只会日语,哪怕你放他跑了,走在马尼拉的街头,一个只会日语的日本人,只怕活不过半天。

    “谢谢。”

    李之峰起身,不紧不慢的离开了饭店。

    一出去,就看到在饭店的转角处,武田悦男正从袋子里拿着食物,吃得津津有味。

    都是些客人吃剩下来的,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就是人间美味。

    李之峰静静地观察了一会。

    跟着孟绍原那么久了,虽然不爱学习,但耳濡目染的,李之峰也多少学会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简单知识。

    他发现,武田悦男在吃这些食物的时候,非但没有嫌弃,相反居然还有一些享受。

    甚至,有些幸福的意思。

    嗯,当一个人眼看就要饿死,忽然得到食物,会出现这些表情吗?

    不会的。

    快要饿死的人得到食物,只会是庆幸自己又活了下来。

    绝对不会出现享受幸福的表情。

    况且,武田悦男虽然吃得不怎么样,但至少每天不用担心饿肚子。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

    除非,他已经认命了。

    他放弃了挣扎,放弃了和命运的对抗。

    武田悦男吃完了,还没有忘记把袋子收拾好。

    正在这个时候,一枝香烟递到了他的面前。

    李之峰!

    李之峰注意到,武田悦男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发黄,这是老烟民的特征。

    武田悦男一怔,等看清了递给自己香烟的人,急忙起身,一个深深的鞠躬:

    “阁下,请问有什么吩咐了。”

    他不认识李之峰,但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抽烟。”

    李之峰用日语说道。

    虽然说的不算怎么标准,但至少交流上没有任何问题。

    “是的,阁下,谢谢。”

    武田悦男接过了烟。

    李之峰又掏出打火机,打着了火,递上。

    武田悦男受宠若惊,急忙凑上,点着了烟,接着又是一个鞠躬:“阁下,我是武田悦男,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没事,随便聊聊,坐吧。”

    李之峰说着便坐到了地上。

    武田悦男略一迟疑,也坐下,只是,很卑微的和李之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李之峰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烟:“听说,你以前是做工程水力的?”

    “是的,阁下。”武田悦男赶紧回答道:“在日本东京的时候,我是负责工程的,后来战争爆发了,我先是被委派到了新加坡,接着,又调到了马尼拉。”

    说着,似乎要解释什么:“在马尼拉,我其实并没有负责民用工程建设,主要是对军队负责。阁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办法违抗军部的命令,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无辜者。”

    “是吗?”李之峰冷冷地说道:“也许你的确没有直接杀过人,但是你负责的那些军用设施,间接的害死了多少人?在马尼拉有多少平民死在了军用设施的建造中?在我们进攻马尼拉的时候,有多少士兵倒在了你负责建造的碉堡面前?”

    武田悦男被吓到了,急忙再次站起,又是一个鞠躬:“阁下,我错了,我有罪。”

    “坐吧,坐吧。”李之峰重新让他坐下:“你做的事情自然有人来审判你,让我好奇的是,你本来应该被关押,又是怎么被释放出来的?”

    武田悦男不敢隐瞒:“阁下,本来我的确是被关押着的,可是有一天,忽然有两个菲律宾的官员找到了我,在某处工地上,他们遇到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因此在他人的推荐下,他们找到了我。

    征得美国人的同意后,我随他们来到了工地,很快便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阁下,在工程方面,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只是,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同样需要一个内行在边上指导,因此他们暂时留下了我。

    几天后,问题被顺利的排除了,我本来以为还会重新被关押,但很快就又有人找到了我,让我暂时不用回监狱,而是留在工地上帮忙,一直到我所有的罪行,完全赎清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