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本能痴迷 > 第 99 章 99
    第99章

    骆虞体质比较好,没有孕吐,没有不良反应,在八个月的时候还在研究所里。

    还是他老师看不下去劝他回家,同事们也战战兢兢的,骆虞只好回家,揣着个球在家里看看书,晒晒太阳。

    池穆基本就在家里处理工作了,和骆虞寸步不离,骆虞去个厕所,他都要在旁边跟着,那种十级戒备状态让骆虞看的都替他紧张。

    作为怀孕本人,骆虞自己倒是一点也不发愁,数着日子想着自己肚子里这小崽子什么时候能出来,毕竟他挺着肚子上上下下真的不太方便。

    孕育生命的感觉其实还是蛮神奇的,尤其是他和爱人之间的生命结晶,临近快生那会儿,他晚上总做梦。

    梦到可可爱爱的小孩子,抱着他的手咯咯笑。

    那感觉,有点神奇。

    直到被送去医院那天,骆虞还很镇定。

    乔女士已经在旁边慌的说话语序颠倒,明明他自己也是生过孩子的,但是当母亲的怎么能够不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危。

    一向镇定的池穆握着骆虞的手,嘴里还在不停的安慰着骆虞,自己却抖得跟筛糠似的。

    骆虞就没见他这么慌过,忍不住笑,但是一笑又疼,只能小弧度的弯弯嘴角。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进产房之前,骆虞对着池穆摆摆手。

    “没事,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这冷静的让旁边的护士不禁抽了抽嘴角,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池穆生孩子。

    生孩子疼是真的疼,骆虞脸色惨白,一边生一边骂。

    骂完了他还不过瘾,还背了一连串物理定理。

    好在这货最终还是卸下来了,骆虞没什么精力,满脸虚弱的被推了出去。

    池穆在他出了产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握着骆虞的手,陪了骆虞一会儿,直到骆虞睡了过去,才去那边看孩子。

    生下来的孩子是个男alpha,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一团,皮肤红彤彤的。

    乔女士乐得合不拢嘴,直说这鼻子这嘴巴像骆虞,眼睛像池穆。

    骆虞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来他像谁。

    骆虞拉了拉池穆的小指问他:“你看出来什么了吗?”

    池穆笑着没说话,自从孩子出生之后,他就总保持着这种迷之微笑。

    骆虞瞧着都傻,但是傻的很可爱。

    在骆虞还没出月子的时候,池穆去动了个小手术。

    术前,他和骆虞商量了一下。

    骆虞没想到他想这么干,还愣了半晌。

    池穆打算去套个节育环,如今男性避孕手术已经非常的完善了,这手术几乎零风险也没有。

    而且环是可以取下来的,只要他们想再要孩子的时候,再做一个手术就可以了,就算套上了环也不影响射牛奶。

    池穆吻了吻他的指尖,眼神温柔:“我不想再让你痛一次,一劳永逸最好。”

    他们是完全契合的ao伴侣,在以后的发情期里,骆虞的受孕率还是会很高,池穆并不是什么繁衍狂魔,更不是求子心切,他只想要骆虞平平安安的,这个手术他在骆虞怀孕的时候就已经打算去做了。

    骆虞给了他一个吻,让他快去快回。

    虽然出了月子,但是他仍在哺乳期中,想到这个骆虞就绝望。

    原来人生中真的有比变成oga怀孕生孩子还要让他顶不住的事,那就是哺乳。

    男性oga在这个时期胸口会自然发育,会在戒奶之后慢慢的变回原样,但是小池才出生没多久,乔女士不建议一开始就用奶粉,骆

    虞只好继续喂。

    前期通乳让骆虞痛的恨不得捶池穆一万遍,池穆哄着他,舐去飞溅的汁水。

    乔女士为了骆虞的身体,和小孙子有奶喝,炖了一些益气补血的汤,还有一点点催/乳功能。

    每天小池喝不完,当然就便宜大池了。

    连翘花结的朱果分泌出丰沛的汁液,应和着那清风皎月,摇晃的枝桠,在迷影幻梦低吟中,宛若飞溅的白光,一滴滴下落,又被人吞吃干净。

    在夜色的起起伏伏里,在潮起潮落的碰撞里,在爱人的不知餍足里,如此反复不止。

    直至四个月的时候,小池断奶。

    骆虞在小池两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回去工作,投入到了研究之中,下班之后就回家逗逗孩子。

    小池性格应该是随了池穆,打小就特别安静,只有饿了或者是拉了的时候才会哭闹一番,其他时候就是安安静静的玩,要么就是晒着太阳睡觉,让乔女士大呼省心。

    有关于小池的名字,骆虞和池穆商量了一番。

    池穆想让孩子姓骆,骆虞却坚持让孩子姓池。

    池穆前半生有那么一个糟心的家庭,骆虞想让儿子姓池,说以后如果有计划要二胎的话,再姓骆也可以。

    小池大名池洛,骆虞拗不过他,加上似乎是比他想的池星好听一点,所以儿子还是叫了池洛,小名星星。

    或许是继承了父亲的高智商,星星打小早慧,说话都比别人早。

    那天骆虞正在抱着逗他,星星在他的怀里抱着他的手指啃,口水不停的往下流,还咯咯的笑。

    星星的皮肤随骆虞,奶白奶白的,模样漂亮,眼睛大大,像乔女士说的,像池穆。

    骆虞逗他叫爸爸,星星伊伊呜呜的,在骆虞准备给他拿奶嘴咬着玩的时候,星星对着他叫了“趴趴”。

    小孩的声音含糊不清,声调上扬,骆虞却惊喜的不行,立刻打电话给池穆,告诉他儿子会说话了。

    骆虞把摄像头对向了星星,逗着他继续说话。

    “星星,叫爸爸。”

    星星拨动着玩具,笑着叫“趴趴”。

    骆虞:“你看!没骗你吧!咱儿子也太厉害了,这智商绝对是随我!”

    池穆笑的格外温柔:“嗯,随你,你最聪明了。”

    或许这就是生命延续和血脉共通的神奇之处,哪怕他们此刻不处于同一个空间里,但却处于同一个氛围里。

    星星继续抱着骆虞的手指啃,发出含糊的奶音又软又甜。

    骆虞看向手机里池穆发问:“你今天几点下班,晚上会有应酬吗?”

    池穆:“没有,我马上就回家。”

    骆虞:“好,妈今天买了排骨,已经炖了好一会儿了,香味飘的满屋,就等你回来开饭呢。”

    池穆弯眸:“好,马上到家。”

    骆虞:“嗯,等你回来。”

    骆虞又把镜头对向了儿子,握着儿子的小手挥了挥。

    “星星,跟爸爸说注意安全噢。”

    星星眼睛黑溜溜,重复着自己刚刚学会的发音:“趴趴呼呼呼咿呀。”

    池穆看着已经挂断了通话和是骆虞和孩子照片的壁纸,把手机贴在了心口,收敛好自

    踩七条船后》,预计1.23开

    骆梓白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人问他有什么愿望。

    骆梓白随口答:“那就给我七个男朋友吧,一天一个,不带重样的。”

    于是……

    周一斯文腹黑的学院教授,周二阳光健气的奶狗学弟,周三冰冷禁欲的霸道上司,周四正义正直的警官,周五桀骜不驯的西装暴徒,周六优雅矜贵的钢琴家,周日善解人意的甜点家。

    骆梓白:……我他妈开玩笑的。

    这个愿望用来一夜暴富它不好吗?

    另一本预收《一觉醒来我劈腿了》

    安衍一觉睡醒之后,他发现这个世界好像不太对。

    忽然多了几个娃不说,情况还疑似他劈腿。

    只不过……为什么他是妈?他生得出来吗!

    而且他根本就没有谈恋爱!

    家里吵吵嚷嚷。

    桀骜不羁的电竞冠军:这是我妈。

    温婉可人的曲艺传人:是我娘亲!

    高冷冰山的少年霸总:是我母亲。

    肤白貌美的流量小花:都别争了,是我妈!

    可以变人的可爱毛团:喵喵喵喵!

    骆安衍:诸位兄弟姐妹,听我一言,我是个男的。

    理论上是不能生!孩!子!的!

    更不可能生非人类的!!!

    骆安衍:再喊妈给我滚回去上生物课:

    本文又名《绝望的青葱少夫》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瞎说的

    感谢在2020010822:30:262020010823:54: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醉离28瓶;云20瓶;顾青10瓶;一醉清城、安得默2瓶;飘过g15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