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小豆蔻 > 120、番外三
    “这根簪子好是好看, 可与衣裳半分不搭,哥哥定非用心为我挑选!”三月早春,定北王府, 琼华院内, 小郡主蹙着眉, 脆嫩的声音里满透着不开心的小情绪。

    一旁伺候的侍女忙道:“世子怎会对郡主不用心呢, 府中上下谁人不知,世子爷最疼郡主了, 这件衣裳不搭,换一件便是,或是……奴婢去请绿萼姑姑来为您挑选?绿萼姑姑眼光最是独到了。”

    “绿萼姑姑未随母妃去雾隐山吗?”

    侍女摇头答:“这回去雾隐山,王爷与王妃谁都没带,素心姑姑也在府中呢。”

    小郡主闻言, 更不开心了:“父王母妃总是这样,两个人偷偷出去玩, 都不带我, 哼!”

    这下侍女可不知该怎么哄了,好在门外及时传来轻叩, 紧接着又响起一道温淡的男声:“蔻蔻。”

    “哥哥?”小郡主闻声, 立马就来了精神, 她快步走往明间, 待开了门,仰头对上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庞,又鼓着小脸使性道, “哼,你倒是还记得有我这个妹妹!”

    江定揉了揉她脑袋,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无奈:“谁又惹我们家小郡主不高兴了?”

    “除了你还能有谁!”

    “我?”

    小郡主忙将他所送衣裳与发簪不搭的事儿添油加醋了一番。

    原来是这么回事, 江定心底略松口气的同时,又面不改色安抚道:“都是兄长考虑得不够周到,过两日江南岁贡便到,这里头的新奇衣料,为兄都为蔻蔻讨来,如何?”

    “这还差不多!”小郡主面色稍霁,然一想到出门逍遥的父王母妃,她又鼓起张小脸,拉着兄长衣摆,边往外走边忿忿控诉:“父王母妃为何总是偷偷出门玩,不带哥哥你就算了,为何连我也不带,是蔻蔻不可爱了吗?”

    “谁说的,蔻蔻自然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姑娘。对了,今日太子在南郊骑射考校,为兄带你一同去看好么,圣上与皇后娘娘也会去看。”

    “噢,我答应了太子哥哥要去看他骑射的!”小郡主一拍脑袋,这才记起承诺,“还有皇娘娘,皇娘娘昨日派人送了我一盆含羞草,好可爱呀!我正该当面感谢皇娘娘才是,那我们快走吧哥哥……不对,我还要换一身衣裳。”说着,她忙回身,一溜烟儿跑回了闺房。

    不多时,小郡主换了一身颜色鲜妍的骑射服,头发也高高束了起来,小身板挺得直直的,比方才那身粉嫩罗裙显得精神不少。

    “哥哥,蔻蔻好看吗?”小郡主提起衣摆转着圈圈展示。

    江定颔首:“蔻蔻穿什么都好看。”

    他这宝贝妹妹,年纪小小,倒是将母妃的作派学了个十成十,无论骑射蹴鞠,会不会都是其次,打扮总是相当到位。

    小郡主满意了,眼睛弯弯,笑出了一排整齐的小米牙,脚步也甚为轻快。

    不过走了没几步,小郡主又仰起脑袋疑惑问道:“哥哥,那蔻蔻是最可爱的小姑娘,父王和母妃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出门呢?”

    江定显然没想到,七八岁的小姑娘记性这般好,绕开一大圈竟还能将话题绕回,他顿了会儿,缓声解释道:“父王和母妃是去雾隐山泡温泉的,蔻蔻年纪小,不能泡。”

    “只有大人可以泡温泉吗?”

    “嗯。”

    “那太子哥哥还未及冠,也不是大人,为什么太子哥哥就能泡呢。”

    “太子他——”江定正欲顺着她的话头往下圆,可忽然觉出什么不对,“蔻蔻怎知太子泡过温泉?”

    “我见过呀,就在东宫,太子哥哥的身体竟然比我还白,他定是私藏了太医的养颜秘方不告诉我!”说到这,小郡主嘟着嘴,还颇为不满。

    “……你偷看了?”江定艰难问道。

    “没有偷看,是刚好撞见!太子哥哥还说,我若想泡温泉也可以随时去东宫的”

    江定面色不大好看,然小郡主并未察觉,还在不依不饶追问太子哥哥不是大人为什么也能泡,半晌江定才冷冰冰地吐出三个字:“他有病。”

    小郡主“啊”了声,眼睫不停扑闪:“那…那太子哥哥泡温泉是在治病?”

    江定点头,还面无表情补充了声:“他体虚,蔻蔻没病,蔻蔻不能泡。”

    小郡主不疑有他,语气中不免添了些惋惜同情:“太子哥哥好可怜啊,都生病了还要骑射考校……”

    不知想到什么,她又一脸懂事地提议道:“那哥哥,我们给太子哥哥带些补品吧。”说完,也没管江定应不应声,小郡主就忙去寻人准备补品了。

    不多时,南郊校场外,小郡主上前鼓舞将要上场的太子,江定则是将试练太子骑射功夫的津云卫北营指挥明韧给唤了过来。

    明韧就是当年江绪从桐港收至津云卫培养的乞丐小石头,他天资聪颖,短短十余年,就成了津云卫中最年轻的一营指挥。当初他没有名字,又不知江绪身份,非要随恩人姓,可“江”乃本朝皇姓不得冲撞,江绪便让明檀给他赐了名——明韧。

    江定是明韧看着长大的,他亦深知眼前的小少年不是好惹的主,听完小少年所言,他略有些迟疑:“世子,这样是不是,不大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太子乃一国储君,若总是放水,他便认不清自身骑射的真实水准,总是活在虚妄的赞美中,将来又如何能听得进百家之计万名之言?”

    明韧:“……”

    好像很有道理。

    但好像又有哪不对。

    待应承下来,他才后知后觉发现,这不放水和故意为难仿佛是两码事啊,他们家小世子,年纪不大,倒是有着和王爷一脉相承的沉静,且还比王爷能说,道理从他口中说出来,总是一套一套的,绕得人半晌回不了神。

    这场考校的结果可想而知,明韧在津云卫中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多用半分准头,小太子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个儿刚射进靶心的箭被人挤落在地。

    考校结束,太子十分郁闷,他是哪儿得罪明指挥了不成?今儿竟这般为难于他。

    偏这时小郡主还懂事地上前安抚道:“太子哥哥你已经很棒啦,毕竟你身体虚,怎么可能比得过韧哥哥呢!”

    太子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在自个儿面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缓了半晌才捕捉到这话重点:“蔻蔻,孤什么时候体虚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哥哥说的呀,他说太子哥哥有病,所以才要泡温泉,对了太子哥哥,我和哥哥给你带了好多补品。”小郡主献宝似的让人将补品呈上来。

    太子一一扫过去,人参、鹿茸、鹿筋……他抬头望向站在小郡主身后的江定。

    江定一脸平静,对上太子视线,不避不闪。

    太子又仔细回想了番蔻蔻方才所言,温泉……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可被撞见沐浴的是他,他都没说什么,江北归这厮一副要找他算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蔻蔻见他没接补品,还追问道:“太子哥哥是真的病了吗?”

    “……”

    算了,江北归这厮心黑得不行,若是破坏了他在蔻蔻心中完美长兄的形象,回头还指不定怎么坑他,且万一以后江北归成了他的内兄呢。

    如是想了一番,年纪小小却常年故作老成的小少年忍辱负重承认道:“嗯,孤有病。”

    而与此同时,雾隐山上,白玉汤泉雾气袅袅,明檀隐在这袅袅白雾中,靠在江绪肩上,也正操心自个儿的小闺女——

    “……那蔻蔻何时许出去呢,这样,十三便给她定亲,及笄便将她许出去吧。反正皇后娘娘,豫郡王妃……还有好多人都看上我们家蔻蔻了。”

    “甚好。”江绪吻了吻她微湿的额角,低低应了声。

    “如此算来,也用不了几年我们就可以去游山玩水了!”说到这,明檀眼睛都亮了起来。

    江绪轻拢着她的乌发:“蔻蔻若知她母妃这般打算,该要哭上三天三夜了。”

    明檀仰头,不讲道理地咬了口他的下巴,还威胁道:“不许告诉蔻蔻。”

    江绪唇角轻扯,熟练地覆上她的身子,喉结不甚明显地上下滚动着,声音复又沙哑低沉起来:“叫启之哥哥。”

    明檀:“……!”

    缓动不久的水雾再次缭绕,汤泉深处,水动浅吟,漾出一池涟漪。

    直至月上中天,这涟漪波纹才渐渐归于平静。

    明檀累极,环抱着某人脖颈,月下好眠。

    这些年他们感情一如往昔,虽时常不打招呼偷偷出门,可到底有一双儿女,出门至多不过三日便要回转。

    从前明檀喜欢京中舒适安逸的生活,可许是在京中呆得久了,她也渐渐生出了想要四处去看看的念头。

    她想去的地方很多,譬如桐港,桐港如今是大显第一大港,早已不似当年荒凉,上一科还有位出身于此惊才艳绝的少年状元,在生蔻蔻之前她就想去,可一晃数年,竟一直未能成行。她还想去看看西北边塞,看看爹爹曾驻守多年的阳西路,看看她夫君曾浴血奋战的沙场……

    夜里做了个极好的梦,梦里她正与江绪策马,一道游览四时风光,然半夜忽醒,美梦倏断,心中不免怅然若失。

    不过这怅惘情绪转瞬即逝,因为她知道,现实比梦境更为美妙。这天地太大,余生还有太多可能,只要与他一起,便是风光不减,岁月不暮。

    她伸手,沿着身侧男人的轮廓轻轻描绘,又试探着悄悄喊了声:“启之哥哥?”

    江绪眼皮微动。

    “就知道你醒了,又装睡!是不是想要我偷偷亲你?做梦!”

    江绪唇角上扬。

    多年夫妻,他们总归最了解彼此。

    他一把将明檀捞回怀中,阖着眼,声音中含着不难察觉的笑意:“所以阿檀是要偷亲还是再来一次?”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