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1990 > 番外(二):大头
    张总是如何成为的市里首富没人知道,反正在这座两百八十万人口的地级市里,年轻人基本上都知道张总的存在,本地最大的蔬菜集散地是他的,市中心的大型商场是他的,再加上一座大型的建材商场。

    有人传言他父亲那一代扛过枪,也有人说他认了个干爹,属于一夜暴富,不过有一点大家确定,那就是九十年代张总就很有钱了,对于身在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想要搞清楚九十年代发生了什么,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最近几年张总似乎过的并不是那么顺利,商场卖掉了,建材城也卖掉了,有人说他好运结束了,也有人说,他这样的人就不该有钱。

    本市有不少人跟张总关系不错,他们对张总的评价是,这人只是运气好,而且是好到爆棚的那种。

    关系好的一般都称呼他老张,而关系特别好的,都叫他大头。

    大头从当时的菜市场一路做大,2006年的时候手里积攒了一些钱,正好赶上市中心的老旧城区改造升级,原先的大卖场要拆掉,希望能盖一座现代化的商超。

    菜市场收租的这些年来,大头对于收租这个事儿格外喜欢,这简直是一本万利,没有风险的事情,再加上这些年来经济发展快,当初的小菜市场已经扩大了六七倍,不仅仅是本市的瓜果蔬菜集散地,还辐射周边几个城市。

    菜市场能做这么大,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大头性格憨厚,不太爱占人小便宜,时间长了,各种大小商贩都聚集在了这里。

    市中心的商超是个大买卖,大头来来回回考察了好几次,生怕有哪个领导的亲戚看上了,又私底下打听了不少,听说没人插手,他这才放心的接了下来。

    这活儿算不上什么大油水,资金要一次性到位,同时施工单位要指定,并且规定了不得超过五层,地下室也有人防要求。

    简单来说,盖商场的钱要一次性给够,后面能不能挣钱还不知道,也就是大头憨厚,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以一种朴实的心态去干,那就是人家给我干一天活儿,我就给人家一天的钱。

    这事儿换成陆峰,他可是万万不干的!

    商场开业后租户爆满,也有人跟他说过,把商场划分出格子,只要卖出去不仅能回本,还可以大挣一笔,大头对这个提议否决了,理由是生意不一定稳定,万一明天不好了,人家不就亏了?

    秉持着这样的理念,商场的爆火一直持续了十几年。

    2013年左右,地产持续的上涨,建材行业也在井喷式的发展,大头参加本市的一些饭局,期间有人说本地的落后,买个家具、装修材料什么的跑断腿,太费事儿了,人家大城市都是一站式买齐了。

    有人提议让市政府做个规划,卖建材的都聚集在一块,形成集中式的产业,也有人说弄个商超,让这些小门户全部搬进去。

    这话让大头的心思活络了起来,如果能收租的话,那这事儿就有的办,他在全市上上下下考察了一番后,开始着手投资,通过了解后选择加盟红星美凯龙,2014年正式营业。

    也正是这一年大头以三十亿的身价,成为了市里的首富,站在了人生的顶峰之上,市里面不少人都劝他做地产,甚至国内头部的几家地产离职副总级别的人物都来找过他。

    只可惜大头这人太保守了,保守的让他儿子都感到气愤,颇有一种怒其不争,慕其好运的憋屈感觉。

    大头有两个孩子,大儿子1993年出生,他93年立春结婚,冬至生了个儿子,所以给大儿子取名东至,1998年生了小闺女,后面因为计划生育就没有再生。

    张东至学习不错,高考的分数线达到了一本线,大头想着就在国内读个大学,出去乱糟糟的,他们在外面也没什么人,可是2011年正是留学热的时候,身边不少家庭都让孩子出去了。

    再加上这一年陆峰清明回来祭祖,说起来多多在哈佛,大头也就同意他出去,在一众大学里挑来挑去,最终选了个墨尔本大学。

    出了国的张东至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因为圈子的原因,动不动就是全球化,国际视野,以前还觉得老爸的生意大,现在才明白他不过是个土财主罢了,做的都是最稳妥的,坐地收租的买卖。

    这期间张东至还见过陆峰一面,陆峰勉励了几句,给他包了个十万美元的见面红包。

    2015年,张东至本科毕业,并不打算继续读研,而是准备回家创业,回来之前他和大头电话里就沟通过,针对大头的商业模式,张东至很是瞧不上,按照他的话,自己父亲做的是清朝买卖。

    &nnbsp;他还将大头和陆峰做了对比,同样是九十年代起来的一批人,双方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怀着这样的信念和优越感,张东至回国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家里的资金掏空,带着七千万上了京城,他盯上了外卖这块市场,目前外卖市场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三方打的不可开交,不过依然有不少小众软件参与其中。

    现在做外卖平台无非就是两种想法,要么是多拉一些用户,最后高价卖给这三家,要么是多拉一些投资成为第四家。

    张东至想要做的就是成为第四家,半年后软件上线,在几个大城市开放,各种补贴、骑手招聘、商家入驻,各方面都有优惠,再加上广告轰炸和地推,仅仅到十月份,七千万已经烧的差不多了。

    他无法想象外卖平台的市场现在有多激烈,大平台的激战,单日的资金消耗都是以千万起步的。

    张东至感觉这么下去撑不到年底,第一时间找寻投资人,想要进行首轮融资,其次给老爸打电话,让他再筹措一些资金,在电话里张东至说了目前外卖平台的激烈战况,但是他很笃定,只要撑过这段时间,未来会非常美好。

    大头走过这些年,他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不过他依然信奉一个道理,钱是从哪儿来的,就会从哪儿没。

    大头不想给这个钱,他不太懂什么烧钱大战、金融杠杆、互联网思维,但是大头又怕,怕儿子埋怨自己不支持他,按照大头的话来说,自己的钱太多了,自己完全不需要这么多的钱。

    因为建材商场的生意一般,每年的收租不及预期,大头将两层建材商场进行了出售,连卖带借,弄出来三个亿,给了张东至。

    有了资金后,张东至高歌猛进,2016年上半年在多个城市内成绩亮眼,用户数量也突破三百万人,也正式因为做出一点成绩,他进入了头部三家的眼里,绞杀正式开始了。

    2016年外卖平台进入了白热化的竞争阶段,一块钱点一桌子菜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张东至扛不住了,他想给老爸打电话,可是他也不知道烧钱要烧到什么时候。

    如果这三方杀红了眼,就算是把大头全部身家填进去,恐怕也不够塞牙缝的,情急之下张东至想到了陆峰。

    通过大头联系上了陆峰,希望给投点钱,陆峰答应了下来,派了个团队过去,经过调研后出了一份报告,陆峰和张凤霞翻看完有些无奈,他的获客成本太高了,而且产品太单一,用户停留时间太长,除了便宜外,没有任何亮点让用户停留。

    这根本就不是个平台,更像是一个薅羊毛的地方。

    最终陆峰投了三千万,同时给了他个建议,尽快将公司卖掉,趁着活跃用户还有不少。

    2016年的中秋,张东至抗不下去了,最终将公司卖给百度外卖,作价一个亿,净亏了两个多亿。

    创业失败的张东至不甘心,仅仅过了一年,就瞄准了另一片红海市场,网络直播平台,这一次他并没有全部拿家里的钱,而是家里拿了五千万,拉了五千万投资,开始做直播平台。

    2017年正是各大主播价格高涨的时候,为了快速打响名气,高价签了不少主播,前期运营还算不错,随着资金见底,就需要引入资本,由于单靠打赏平台盈利能力薄弱,找了一圈投资后,对方都只愿意签对赌。

    要求他们在五年内上市,如果上市不成功,投资款项全部退回,并且赔偿资金利息,张东至不得已签了下来,他们认为问题不大。

    可是刚刚拿到六个亿的投资,平台主播就给他来了个深夜直播那啥,当天就被约谈整改。

    一年多的鏖战,原本信心满满的张东至,已经没多大的信心了,直播这场热浪退潮后,只剩下一群清醒的人寂寥留在现场。

    大头能感觉出来儿子最近不太对,让老婆打电话旁敲侧击的问问,得知有六个亿的债务问题,大头把市中心的商场和建材商场全卖掉了。

    资金到账后,大头赶去了京城,跟儿子好好的吃了一顿饭,喝了点酒,借着酒劲儿,大头看着儿子道:“你知道你爸为什么能从九十年代一路到今天吗?你知道从1990年到现在三十年,多少人从天上掉下来吗?”

    “为什么我一直这么稳呢?因为我有自知之明!”

    “这个卡,有八个亿,你别瞎折腾了,我知道我是个普通人,你也是个普通人,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只可惜,在你这个时代,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了。”

    大头说完把银行卡放在了他面前,随后回了京城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