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秋晔徐秋晔赵徐秋晔徐秋晔徐秋晔慕汀雨贺雅——

    大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这梅雨季的迹象是越来越明显了。

    都说夏天的雨是豆大的,确实如此。

    梅雨天的雨随着夏天的风刮着。

    初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就这么悄然无息地到来了。

    考试这段时间更是天天下雨。

    仔细想想,也确实,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下雨。

    每次下半学期的期末考试都会下雨。

    无一列外。

    天气稳定地简直让人们无法纠错。

    慕汀雨打着伞走在去往教室的路上。

    这是中午的时间。

    上午已经考完了一门,其实考试的时候是可以不用去教室自习的,但是她还是坚持着去。

    毕竟在家里更不见得她能好好学习。

    她怕在家控制不住自己总是想要去看小说。

    所以,在学校,起码她还能够用心去学点东西。

    不会把心思全部放在小说上边。

    只是,这条平常人很多的路此时却是空荡得很。

    小心地沿着边缘走,她可不想再像前几天一样。

    那天也在下雨,好像是在中午放学回家的路上,她撑着个伞和赵萱一起走的。

    两个人急急忙忙,本来又只是两个人撑一把伞。

    赵萱走在前边走得比较快。

    慕汀雨本就是执伞人,就想着要跟上。

    她一个跳跃,想越过前边的水坑。

    然后就是“啪嗒”一声,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水坑里躺着了。

    就可谓是在雨天,华丽丽地摔了一跤。

    所以她这回更是格外注意。

    上次还好,虽然摔了吧,但是她正好回家啊,还可以把衣服换掉。

    但是要是在这去教室的路上那可就不同了。

    教室里哪里有衣服可以换。

    ——到教室门口

    慕汀雨乖乖地将伞挂在外边的窗户台子上。

    外边只有零零落落的几把伞。

    这教室就更是了,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加上她也就一个人啊。

    难道是她来得太早了?

    抱着疑问的态度,她还是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不就是没有其他人嘛,小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外边传来了一阵声响。

    她抬起头。

    是他?

    他居然会来得这么早了。

    没错,就是徐秋晔。

    他可是最喜欢掐点来掐点走的人了,今天倒是不一样。

    很显然,他已经看到了她。

    两人的目光都对视了。

    只见他径直走向她的方向。

    到了她的前边。

    慕汀雨愣愣地看着他。

    不是,他为什么要到她这里来?

    她(他)们因为考试,座位是分开了的。

    变成了一个人一个人坐的那种。

    所以这回他过来,她是真的,非常地不知所措。

    尤其是这个偌大的教室里,居然只有她(他)们两个人。

    “你来这里干”

    慕汀雨的问句还没有全部发出。

    男孩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头,并在她的头上蹂躏了好几下。

    女孩一下子不知作何反应。

    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似是都要从胸膛中跳跃出来了。

    她立马地下头,此时她是一点也不敢让别人发现她的异样。

    她自己都能感觉得到她脸上的滚烫了。

    此时她的脸肯定是红成了猴子屁股!

    徐秋晔赵萱贺雅。贺雅